廖嬋娥(中)獲莫理遜(左)支持留在國會。	澳聯社
廖嬋娥(中)獲莫理遜(左)支持留在國會。 澳聯社

(本報綜合報道)澳洲首位華裔女眾議員廖嬋娥(Gladys Liu)遭多名議員政客「圍攻」她與中國的關係,質疑她構成國家安全問題,甚至敦促她考慮辭職。不過,廖的上司、總理莫理遜(Scott Morrison)力挺這名國會「新丁」,並批評工黨藉廖在訪問中表現「笨拙」而試圖詆毀其華裔背景。

廖嬋娥本周再被澳洲廣播公司(ABC)指出,她曾於2003年至2015年間任廣東省海外交流協會的理事會成員,2010年任山東省海外交流協會的海外理事。報道指,兩會均隸屬於中國海外交流協會,而該會是中國國務院下屬單位。

周二晚,廖嬋娥接受天空新聞台(Sky News)訪問時,稱忘記自己是否曾涉及上述兩個組織,「若我記不起,那我不可能是那協會的活躍成員,對不?」然而,她翌日承認,曾在2011年擔任廣東省海外交流協會的榮譽成員,「(現在)我不再跟這個組織有聯繫」。澳廣今日再報道,廖在競選時並沒有申報她上述的會籍。

此事連日來發酵不斷,自由黨的廖嬋娥受到工黨、中立議員,甚至與自由黨結成執政聯盟的國家黨的前領袖兼前副總理載斯(Barnaby Joyce)「窮追猛打」。

廖嬋娥今日在國會質詢時間期間,在自己的座位上拭淚。 澳聯社

 

工黨影子律政部長戴夫斯(Mark Dreyfus)周四嘗試透過議會程序,敦促廖嬋娥在議事廳發表聲明,解釋她與華人組織的關係,但廖只是搖頭,甚至在座位上拭淚,後來更走出議事廳。最後,工黨在眾議院沒有取得足夠支持要求廖作出交代。

「中間聯盟」(Centre Alliance)參議員柏克(Rex Patrick)在澳洲廣播公司(ABC)電台稱,廖的情況跟前工黨參議員鄧森(Sam Dastyari)一樣,後者因被指與中國富商黃向墨過從甚密而被迫退出政壇。柏克稱:「廖女士沒有對人們坦誠,她沒有對傳媒坦誠,她甚至沒有對國會坦誠。她必須重新考慮(是否留任)她的職位。」

前副總理載斯也認為,若廖嬋娥被發現擁護中國政府,便應被解僱,「你被期望對澳洲忠誠不二,並且愛國……沒有人可獲豁免該程序。那是為何我們有澳洲安全情報局去監察,給予澳洲人信心,若有人不能通過檢核,便應採取恰當行動解除他們的職務。」

不過,總理莫理遜支持廖嬋娥留在國會,並稱質疑她當選資格是「對澳洲華人的侮辱」,「對廖嬋娥的詆毀有非常卑鄙的意味,我認為人們應非常謹慎地反省在這事對Gladys的攻擊,並對超過100萬(澳洲華人)更廣泛的誣蔑。Gladys是在中國出生的澳洲人。那就代表她勾結中國政府嗎?當然不是。這是荒謬的說法,我認為這是對這國家每位澳洲華人的侮辱。」

莫理遜續道,他滿意廖嬋娥在電視上受訪的言論,「Gladys的(接受)訪問(表現)笨拙。她是國會的新成員。若那是人們不應留在國會的理由,那(國會)會有很多地方騰空。」他又稱,首次當選的廖應「獲得安慰和支持」。

政府律政部長波特(Christian Porter)也稱,因廖曾與華人組織的關係而指責她是「叛徒」很可恥,「那是對面(工黨)成員稱她不適合做議員的惟一依據。那令人髮指,那是排外。你們全部應感到羞恥。」

此外,澳廣今日報道,前總理譚保(Malcolm Turnbull)去年曾接獲情報局建議,不要出席墨爾本一場由廖嬋娥安排的農曆新年見面會,因當局認為嘉賓名單有問題。當時,賓絲(Julia Banks)仍在出任Chisholm區議員,廖嬋娥還未成為自由黨候選人,但已活躍於當地政壇。

譚保的辦公室在活動前3至4周要求賓絲的辦公室提交嘉賓名單,並將名單上約30個華裔社區成員的名字交由情報局審查。情報局長的建議是,譚保不應出席該活動。(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