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彼德希望可以直接游過雪梨港到對面岸上班。		澳洲廣播公司
鄧彼德希望可以直接游過雪梨港到對面岸上班。 澳洲廣播公司

(本報雪梨訊)雪梨一名打工仔希望能不再依賴公共交通工具,而是游泳橫渡雪梨港到對面岸上班,但最終擔心會引起航道混亂而放棄。

48歲鄧彼德(Peter Dunne)本身是長途泳手,任職游泳教練,家住下北岸Cremorne Point,與雪梨市中心只是一水相隔。每日都要乘坐渡輪上班的他希望有一日出門上班時,拿的不是澳寶卡(Opal)車票,而是泳鏡及防水背包。

鄧彼德的構思是,由Cremorne Point游1.5公里長的渡海泳到對岸的皇家植物園,在麥覺理夫人長椅(Mrs Macquarie’s Chair)位置上水,並步行到上班地點。「最初產生這念頭是(某日)我發現趕不上回家的渡輪,當我望過去對岸便能看見我的目的地,於是我想:如果我游泳,20分鐘就能返家。」

雖然鄧彼德的泳術超卓,但他稱多數人都認為他很瘋狂。他稱,他2013年將游泳過海上班的想法告訴當時的女友Kate,遭她極力反對,但即使兩人於2016年結了婚,鄧彼德沒有改變想法。

Kate稱:「他告訴我:『我希望可以游泳上班。』我第一個想法是你會被捲進曼利(Manly)渡輪的。泳客可能會阻礙渡輪航線,或會對渡輪及貨船造成重大問題。這會觸犯海事法。」

道路及海事處(RMS)和紐省警察如認為泳客行為不安全,有權發出安全指引,或命令泳客離開水面,從堤岸進入皇家植物園亦犯法。

不過,鄧彼德毫不擔心自己的安全,他稱海面船隻幫助他計算通勤時間,游泳時帶著螢光浮標令他更顯眼,「你會是被遊客注視及指著的怪人。」他只擔心干擾了南半球最繁忙的航道,「我永遠不希望干擾到那些航行船隻或渡輪……就算沒有海中的白痴,他們的工作已經很艱難。我討厭浪費別人的時間,所以我停止了(游泳上班的想法)。」

他妻子隨即補充:「那一點,以及你可能會被離婚。」(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