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明翰(右)與邱騰華(左)昨簽署自貿協議後握手。	本報記者子庸攝
伯明翰(右)與邱騰華(左)昨簽署自貿協議後握手。 本報記者子庸攝

(本報綜合報道)澳洲與香港正式簽訂自由貿易協議,使兩地市場對彼此更開放,澳洲企業亦更容易在海外競爭,食品和紅酒生產商更易進入香港市場。有銀行分析,這份協議不但有助澳洲企業打入香港市場,更可擴展至大灣區。

澳港協議是5月聯邦大選後,澳洲政府將提交國會審議的第3份自貿協議,除這份外還包括與印尼和秘魯的協議。

澳洲貿易部長伯明翰(Simon Birmingham)和香港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邱騰華今晨在雪梨簽署澳港自貿協議,涵蓋包括貨物貿易、服務貿易、投資、知識產權等範疇。

伯明翰表示,在金融、建築、通訊、款待、教育、零售、物流、專業服務行業中數以百計的澳洲企業,將會更容易進入香港市場,「根據該協定,商品將鎖定零關稅,服務提供者獲得市場准入、雙向投資的條件將得到顯著改善。」

他又說:「我們還同意了一系列前沿規則,特別是關於資料流程和資料存儲的規則,以促進貿易和投資,並為澳洲投資者提供確定性和信心。包括資料流程和資料存儲、金融服務、電訊和智慧財產權的現代電子商務交易規則,將為澳洲企業提供監管方面的確定性,並為做出長期投資決策提供信心。」

雙方簽署文件。本報攝

 

總理莫理遜(Scott Morrison)亦發新聞稿稱:「協定將帶來更為確實的機遇,澳洲的農民、企業、服務提供者和投資者將最受裨益,香港是我們的第五大投資來源,也是向亞洲和全世界展示我國優質商品和服務的平台市場。澳洲與香港經濟互補,並在貿易和投資的開放度方面擁有相同的基本原則,這將為澳洲企業提供嶄新的機遇。」

香港是澳洲企業在海外市場最集中經營的地方,2017/18年度兩地貿易額達188億元。此外,在2017年底,香港是澳洲第5大海外投資來源地,投資額達1,166億元;同年香港是澳洲第10大投資地,投資額474億。

伯明翰續道:「澳洲如今經常錄得貿易順差,歸因於我們跟主要伙伴已簽訂的貿易協議。事實上,上個年度是46年來首年每個月都錄得貿易順差。」

澳洲匯豐銀行行政總裁Martin Tricaud表示,澳洲企業如今在一個龐大市場中,處於更佳的位置,「這份協議將創造機會給澳洲企業,把業務擴展至香港以外的大灣區,它包括了9個(中國)城市和澳門。中國融合這些地區經濟的新計劃,意味它的消費者市場可能在2025年前倍增至接近9,000億美元。」

邱騰華亦說,在這份協議下,雙方的承諾遠超各自在世界貿易組織所作的,「令雙方的貨物、服務和投資可以以更優惠的條件進入對方的市場。在現今全球經貿環境不明朗的情況下,這兩份雙邊協定提供高透明度和可預測性的貿易和投資條件,大大增強對以規則為本的貿易制度的信心。」

邱騰華表示,香港是繼紐西蘭之外,第二個享有澳洲同等高規格待遇的地區,反映協定開放程度很高,對雙方而言是最高水平的自貿協定。他表示,在全球經貿環境不明朗的情況下,香港和澳洲簽訂自由貿易協議能夠增加貿易的可預測性,亦顯示香港具有足夠的經貿能力令國際信任,政府會繼續尋求其他具備發展潛力,以及理念相近的貿易伙伴,訂立自貿及投資協定。

邱騰華還表示,香港與澳洲均是自由貿易的堅定倡議者,形容兩份協議是「高水準」的貿易協議,雙方可以更優惠的條件,進入對方的貨物、服務和投資市場,協議中承諾開放140個服務行業,高於雙方在世貿中所定的承諾,範疇包括投資、知識產權、政府採購、競爭事宜等,都是香港本身發展潛力較大的行業,開放的闊度也比起澳洲給予其他地方的多。

邱又說,自貿協定生效後,香港原產貨物可即時透過簡易的申請程序,完全以零關稅進入澳洲市場,是澳洲給予其自貿協定夥伴的最佳關稅待遇。

他補充指,投資方面,在自貿協定下,香港投資者可享有更優惠的市場准入,因為需要接受審查的投資金額將有所提高。兩地投資者亦將受惠於新投資協定下有關投資待遇和保障的現代化條文。新協定將取代香港與澳洲於1993年簽訂的協定。」

邱騰華(右)與范偉明(左)今日中午向本地政商界人士發表演說。 本報攝

 

自貿協定的其他優惠措施包括更便利的商務旅遊安排,以及便利雙方參與彼此政府採購市場、有效保護知識產權和促進競爭的條文。

澳港自貿協定須在國會通過才生效,但未知工黨是否支持。工黨的立場是反對將「投資人對地主國爭端解決機制」納入自貿協定,該機制容許投資企業控告政府。

伯明翰稱:「如果(反對黨領袖)索頓(Bill Shorten)放棄這些協議,或嘗試重新談判,危及澳洲出口商的利益,那會是魯莽而不負責任的。」(Wa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