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拉沙當年花了3至4個月拿到永居簽證。澳洲廣播公司
加拉沙當年花了3至4個月拿到永居簽證。澳洲廣播公司

(本報綜合報道)

難民法律倡議團體表示,參加聯邦運動會後留澳申請庇護簽證的外國運動員,數目「遠多於」19人。

這些人的簽證本周二到期。內政部長達頓(Peter Dutton)早前警告,逾期居留者會被遞解出境。

難民團體Refugee Advice and Casework Service的首席律師戴爾(Sarah Dale)表示:「在我們的中心內接待過的一些人,已獲得過橋簽證。我們見到來自非洲各國的廣泛人士,有不同的原因(申請庇護簽證)。我們知道,在(這些人居住的)地區內的政治動盪,可能導致一些人在這裡申請庇護。」

戴爾稱,這些運動員並非玩弄制度,「傷害就是傷害。如果有人因為敘利亞的衝突而害怕,如果有人因為自己的性別而害怕活在非洲國家,我們的立場是要保護他們。」

來自非洲國家辛巴威(Zimbabwe)的布里斯本居民加拉沙(Tawanda Karasa)表示,他明白那些運動員。他自己也是2008年來澳參加「無家者世界盃」時申請庇護而留下。他說:「當我來到澳洲,我決定留下。因為我參與人權運動和踢無家者世界盃,使我成為(祖國針對的)目標,我知道自己的生命受威脅。」

他續稱,申請簽證是曲折而有時「折磨」的過程,「我花了3個月至4個月拿到永久居留(簽證),但我知道有些同事花了兩年時間。你的未來是不確定的,你不知道明日會發生甚麼事。那是精神挑戰。那不是容易的過程。」(Wa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