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立參議員軒治(Derryn Hinch)
獨立參議員軒治(Derryn Hinch)

(本報坎培拉訊)

獨立參議員軒治(Derryn Hinch)運用國會特權,披露一名強姦9名兒童的前維省警員的姓名。後者受司法限制,姓名一直不准公開。

該名前維省警員現年67歲,在1967年至79年間擔任警員,其間多番強姦和虐待兒童,而且很多時都身穿制服和正在執行職務。鄉區法院去年聆悉,維省警方當年未有處理對這名警員的投訴,反而在1979年強迫他辭職。軒治說,之後強姦犯轉到紐省,繼續性侵和強姦兒童達4年之久。

在這16年內,一共有9名兒童受害,他去年終於被判處19年監禁,15年不准假釋。雖然被判維省史上最長刑期之一;雖然一些受害人決定公開自己受虐的故事,以鼓勵更多其他受害人站出來。不過,這名前警員的姓名受到司法限制,一直未能公開。

參議員軒治周二晚在國會上卻公佈了。他說:「我準備告訴你們一個故事。關於一個5歲女孩,她幾乎每日被強姦。她9歲的時候,祖母帶她去看醫生。她流產了。當強姦犯被判刑時,鄉區法院法官不准公開他的姓名,據說是要保護他的受害人。」

「即使他的3名受害人要求法庭公開他的姓名,因為他們相信,如果更多受害人知道是這人幹的,而且他已經入牢,他們便會站出來。社會應該要知道這個準確來說是『怪獸』的人的姓名。」軒治之後繼續說出這名強姦犯的罪行,包括他如何在警局內侵犯另一個兒童,以及在嘉年華會內的警車上性侵一名與母親失散的小女孩。

費法斯傳媒(Fairfax Media)引述一名女受害人報道,她說自己被強姦時年僅5歲,該前警員用左輪手槍指著她的太陽穴,並強姦了她。之後性侵事件一直維持到她15歲。她說:「一些晚上,我只祈禱希望自己早上不會醒來……那我的心就不會再跳動。」這名受害女子說,根據維省司法程序報道法例,虐待她的人在去年整個法庭程序中,其姓名都不能公開。該法例規定,如果公開被告姓名能令人聯繫到受害人身份,就不能公開這個姓名。

不過,她說希望這個被定罪的戀童犯人「被公開姓名和羞辱」,令他能為自己的罪行負責,「我想公開自己的身份,我想說出自己的故事,但法庭不准。我被(法庭)程序造成再度傷害……我爭取了正義那麼長時間,我覺得保護他的姓名等同保護了他和他的名聲……那不是保護我們。」

「站在法庭內,看著他的眼睛、讀出我的受害人報告,是我此生做過最有回報和力量的事。我告訴他:『你再不能傷害任何人,你這一生不能接觸到其他小孩了』。」這名女子是軒治周二在國會演說時,其中一名特意飛到坎培拉旁聽的受害人。她說:「他要為對我和其他人做過的可怕的事而公開姓名。」

報道這宗新聞的費法斯傳媒(Fairfax Media)決定,目前繼續不公開這名警員的姓名,因為相信不准公開姓名的司法禁令仍然生效。

今次不是軒治首次使用國會特權來公開被定罪的兒童性罪犯的姓名。他最近成功遊說政府取消戀童者的護照,並正在提倡全國的兒童性罪犯名冊。(Wa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