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埔公路造成19人死亡,60多人受傷的九巴車禍,傷者中仍有6人危殆,7人嚴重。其中一名情況穩定的傷者家屬,早上在電台節目講述母親遇事經過。

意外中的傷者包括一名57歲馬會女職員。該名傷者的女兒引述爬出巴士逃生的母親指,由於是馬會職員,較熟知巴士班次,而當日上車前候車約10分鐘,較平時遲。

女兒表示,母親原本先讓其他馬迷上車,但遇上一位老伯,對方請她跟他上車,不要老是讓人。其母親上巴士後坐於下層左邊,現在看來算是較安全的位置。

她引述母親指,乘客上車時有向車長抱怨,但都不是很過分的指摘,如「點解咁遲」、「有無搞錯」、「平時都唔會咁遲」等,不過車長當時轉面無望乘客,一直向右面望,無與人有正面的眼神接觸。由於開車後,車速很快,車上乘客都相當緊張,無人在行車途中再責難車長。

女兒又指,事發一刻來得相當突然,可能是0.5秒瞬間的事,當母親醒來後,發現巴士玻璃破碎,車上椅子東歪西倒,自己更被一名男子和玻璃壓著。

後來,身旁一位男子打破玻璃逃生,母親本想等候救援,但之後也自行爬出車外,警車和救護車於數分鐘內已到達現場。

女兒講述母親傷勢時指,頭、手和腳都被玻璃碎插傷,送入沙田威爾斯醫院治理,雖然情況較為穩定可即日出院,但回家後痛症才發出來,擔心有內傷。之後再到威院求診,但卻無獲優先安排,需等上6小時,感覺不太好。

她又指,母親著實被大車禍嚇倒,由於已上年紀,相信不易釋懷,因一生人也未見過屍體,而在爬出巴士時,見周遭的人都無反應且布滿鮮血,未遇過如此嚴重的災難。如今情緒不太穩定,對乘巴士感到有點「驚驚地」。

她表示,社署昨日已聯絡上母親,但對方看來不太清楚賠償等詳情。而母親入院當日,馬會高層有前去探望,由於母親的手機和眼鏡都在意外中損毀,想知道馬會有何賠償,但卻找不到詢查門路。

對於政府決定取消年初二的賀歲煙花匯演,她表示贊成,因為如繼續放煙花,情況便會很諷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