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 , 20 September 2014
 

雪梨: 報告指澳洲偏重執法管制濫藥
應增加戒毒及預防經費助更生
  21 June 2013 / 09:30 a.m.

「這令人擔心」,報告主要作者、新南威爾斯大學(UNSW)禁毒政策模型計劃主任里特(Alison Ritter)教授說。她的團隊計算得出政府於2009至10年度耗資17億元直接打擊非法濫用藥物行為,警方執法部門獲得當中六成六投資即10億1200萬元。政府投放3億6100萬元於戒毒治療,緩減毒害措施如注射室則獲3600萬元。「澳洲減輕毒品對健康造成傷害的計劃聲譽令人生羨。我們原預料於此方面的開支較高」,里特說。
研究顯示,約七成開支來自省及領地層面。里特主要憂慮省及領地政府如何分配禁毒預算。「不可能單看開支來衡量澳洲是否取得正確平衡」,她說,「我們有證據說明治療及緩減毒害工作有效。增加經費應可帶來更佳效果」,「不幸地,關於執法影響力的基本證據不足」,「澳洲跟其他國家一樣,耗資大部分在執法方面,但未知是否好的投資」。
里特稱,應增加整體經費。「儘管每年17億元聽起來是大數目,但對於解決重大問題只是冰山一角」,她說,「政府應有智慧地投資更多」,「我們需要更多治療設施,亦需減少濫用人士被標籤及邊緣化的問題,鼓勵他們及家人尋求協助」。
澳洲國家禁藥協會主席赫倫(John Herron)指報告「非常重要」,「鞏固需要大幅增加吸毒及酗酒問題預防及治療投資的意見」。他指,每當一名毒犯接受戒毒治療而非監禁,政府便可節省逾十萬元開支,但不代表執法的角色縮小,而是新撥款應用在預防、戒毒及其他防止計劃。(珞希)


| 澳洲新聞 | 社區動態 | 物業巿埸 | 天氣報告 | 客戶服務 |
Copyright 2007 Sing Tao Newspapers Pty Ltd. All rights reserved.